爱游戏:G日谈:世事难料 看你吃鸡的样子可真丑

这个世界上,总有人愿意看到你倒霉的模样。说来再强大的人,也逃不过人性对他们的摆弄,几百亿年的历史,世事变迁,但是总有一个声音振聋发聩。

他告诉我们“适者生存”、告诉我们“优胜劣汰”……

哎,人啊,终归还是动物,我们逃出了丛林,却洗不掉那浓浓的腥味儿。

世事难料 看你吃鸡的样子可真丑

 

【1】

秃旭,乌鱼两兄弟从进村的那一刻起,就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爹娘。

村里张大娘说,这两个人来村里就是要祸害一方的,看穿着完全就是一副非主流做派,可别让他们教坏了小孩子。

可是李村长却说,这两孩子的面相,一个豁达,一个清正,绝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,将来能干大事。

既然村长都开口了,谁敢多说什么,再说,只是两个孩子而已,看着也怪可怜的,也就不为难了。

哥哥秃旭,弟弟乌鱼在村口一住就是十几年,吃百家饭,穿百家衣的他们永远都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,这算怎么回事?

就算是要饭,也总不能盯着一个村要十几年吧?

从那天起,兄弟二人为了生计开始日夜奔波,要不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呢,拼起命来就两个字,吓人!很快两兄弟的生意大旗就拉起来了。

村里人有不少手艺人,看这兄弟二人不容易,也许是可怜,同情,也愿意教一些基本的手艺活给他们,这样也不至于让两大活人过的窝囊。

哥哥聪明,极擅模仿,在别人摊前看两天就学会了,于是回家也依葫芦画瓢开始做。虽然手艺不精,但村里人有意无意也会故意资助一下,日子过的稍微有点起色。

 

日子一长,大家看到老大越来越肆无忌惮,心里也有些不快,防贼一样的防着他,生怕他偷学了去,谁料这小子天生邪性,慢慢开始专门做一些大家喜欢的东西,主打低龄化市场。没几年就笼络了一堆小学生客户,还号称这叫投资于未来。

再看弟弟乌鱼,同样也是做生意,就老实很多,花更多心思在打破工艺上面,弟弟比较低调,也更擅长观察,能够看到村里人需要什么,不需要什么。做出来的东西呢,有创意,有工艺,受到村里人的一致肯定,大家纷纷点头,觉得这孩子以后肯定有出息。

秃旭和乌鱼的生意理念越来越不同,冲突自然也越来越大,弟弟提醒哥哥秃旭,你最好适可而止,这样这个村子迟早要毁在你的手里!

哥哥却不以为然道,谁也没有能力毁掉这里,我只会让这里变得更好,而且,我已经有打算了,收购村西边的铁匠,村东边的木匠,以及村南北两边的小客栈。

弟弟觉得哥哥肯定想钱想疯了,搞垄断?不可能!自己第一个不答应,一个村的市场怎能经受如此荼毒,大家各司所职不好吗?

哥哥秃旭说你太短视,产品做得再牛逼,也就是个手艺人,不如做平台,做渠道!

正所谓道不同不相谋,弟弟当晚摔门而去,出门前放出狠话,只要我乌鱼在世一天,就决不与你为伍!看着兄弟离开的背影,秃旭的思路愈发清晰,总有一天,你也必须得回来,因为只有我们联手才是最强的。

世事难料 看你吃鸡的样子可真丑

 

【2】

有些事,只要你下定决定去做谁也不能阻止,老天还是公平的,你觉得该来的,迟早会来。

没过几年,哥哥就完成了他的目标,最近更有计划将半个村的业务都收入囊中,秃旭的计划成功了,曾经那些小学生客户,变成了如今的青年客户,消费能力摆在这里,不服不行啊。

村民没有意见?怎么可能!村民们意见大着呢,可是客户都在他那里,谁要跟他硬着干,那以卵击石的可能性占90%,到底是在夹缝中生存,还是拥抱大佬,养家糊口?聪明人都知道怎么选。

秃旭纵横村场多年,到如今已经练就了一招必杀——砸钱。

“张伯,你看你一把年纪了,要不你把铺子转给我吧,我每年给你分成,你安心在家照顾身体就好。”

“李姐,你一个人带孩子何必受这个罪?孩子还小,你好好照顾,这店,我给你扩大规模!”

“王叔,饭店你照样管,我就负责给你投钱,赚了一起赚,亏了算我的,怎么样?”

“赵兄,不是兄弟说你,你这个手艺要放到我们这边,赚得绝对翻10番,到时候你还愁找媳妇?”

……

 

就当村民们纷纷投靠哥哥秃旭,唯有一个人丝毫不眼红,甚至觉得有点可笑。他就是弟弟乌鱼。兄弟二人自分手之后再无往来,而乌鱼虽然没有像哥哥那样大肆开疆拓土,但是手中却有实实在在的东西,淬炼了十几年的手艺不仅得到村里人的赞许,就连很多外村的人也找到他希望通过乌鱼推销一下自己的产品。  

隔壁村有一个口碑极好的老板,就是乌鱼的长期合作伙伴,男人之间的感情其实挺纯粹,认定你了,我们就合伙干,黑锅我来背,赞美你去,世态炎凉,让我们抱团取暖。

【3】

反正同根生,下手就要狠。

又是一年春,今年的春色来的格外早。风吹荷而过,村头那棵刚刚冒出新枝的老树下竟然一改往日萧败景象,熙熙攘攘聚了一堆人围观,后竟开始变得车水马龙。这个村里的人都比较喜欢凑热闹,尤其看到一堆人围观,自己必然要过去瞅一眼,生怕拉下了什么好玩的事儿。

人多的地方,往往就是商机所在,外行看热闹,内行就要看点门门道道了。秃旭乌鱼俩兄弟深谙其道,早已经打探好了一切。

老树为何突焕新春?原来开年之后,这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长相奇特的男人,穿着一身蓝色长褂,浑身破洞褴褛,无人知其姓名,只知他成天拎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鸡肉,肉质红润爽滑,香味浓郁,据试吃的人介绍,虽然有些生涩,但完全可以接受,绝对佳品。

乌鱼觉得这可是个好机会,原来今年大家口味变了,既然喜欢吃鸡肉,那我就做出最适合咱们村的味道。乌鱼知道,大家都喜欢吃蓝怪人手中的鸡肉,可是鬼知道这个肉是什么肉,说不定过几天他就走了,那村里的人可就没的吃了!不如就地取材,用我们自己的材料!!不行,咱就自己开个养鸡场~说不定还能拓展个副业。  

 

哼!何必这么麻烦?秃旭直接找到村长家。

“老大,我要汇报一些情况。”秃旭心里早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计划。“现在有一种不知何处得来的鸡肉可进了咱们村了,你知道的,民以食为天,这要是别村的人想要祸害咱们,可防不胜防!”

村长思考了一下,点点头觉得说的很有道理:“大哥,你反映问题很及时啊,不如这样,你去拿下他,咱们自己对这鸡肉进行监管!”

秃旭摇摇头:“人家现在卖的那么好,这一时我怕拿不下来啊……不如”

“我懂你的意思,如果他不听话,那从此就在咱们村消失!”

秃旭得意地笑了。

第二天,村长贴出告示,提醒村民们来路不明的鸡肉要谨慎使用。不久,很快,没几天之后,秃旭也告诉村民,他已经买下了全部鸡肉,并且让村里两家饭店同时对这些肉进行烹制!保证原汁原味哦~

 

【4】

这个世界上最可怕就是对手的猝不及防。

乌鱼想过哥哥会出手,但是没有想过会这么快。如果是以前,自己的节奏绝对是以快打慢,但是这次不同,莫名其妙的鸡肉莫名其妙的火,莫名其妙的口味说变就变。

乌鱼像风,尽管做出来的鸡肉需要精细加工,但强烈的危机感让他不得不出手。

可是秃旭像山,纯正鸡肉四个打字重重压下,阻挡了风的方向。

 

两家餐馆已开,村里人赞不绝口,大家的喜爱程度超过了预期,就算自己出手再快,就算自己的鸡肉再适合本村人的口味,也架不住大量的村民跑去下馆子。

乌鱼感觉难受的一批,想要放弃,可是又对不住那些始终支持自己的村民,虽然只有部分。

眼看着秃旭的饭店开的越来越红火,乌鱼一筹莫展。

“年纪轻轻,这点事就挫败了?那你怎么可能是你哥哥的对手。”村中长者看不下去,某日劝慰弟弟。

“虽然都是鸡肉,村里人其实就是想尝尝鲜,你做的太符合本村口味了,民族的就是世界的,世界那么大,你不想去看看?”

世事难料 看你吃鸡的样子可真丑

 

 

【5】

弟弟走了,说是离开,其实只是将鸡肉的业务转移到别的村。

就在秃旭不断将外地鸡肉引进的时候,乌鱼已然开始将本村制造远销各大村镇。

秃旭则靠两大餐馆,吃遍本村,又一次吸收了百分之九十的用户,得意洋洋的老大一边看着大家吃的开心,一边盘算着下一步计划。

单纯卖鸡肉绝对不是长久之计,反正餐馆销售额现在稳定了,咱名声也打出去,那不如直接将整鸡卖出去,将那蓝衣怪人的渠道一并吞了,这样一来,掌握的可就不仅仅只是本村了,秃旭相信这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,自己就是那个天选之子,未来可是要拯救整个鸡市的~

“不行,这事没商量。要么你就好好卖你的肉,要么你就连肉都不要卖了!”

这已经是秃旭第三次找村长了,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,蓝衣怪人也已经答应跟他混。村长这回不知道究竟怎么了,就不答应将整鸡在本村市场销售。

秃旭从村长家走出来,已经是深夜。他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挫败过!

村长不耐烦的脸和决绝的眼神让他无所适从,谈到最后村长甚至都不想给自己续一杯茶,摆明了是一副“我累了,你走吧”的意思。自己万事俱备,却偏偏赶上了西北风,寒啊,冷啊……

他以为,通过这么多年的经营,自己已经牢牢抓住了本村的所有市场,甚至有能够改变村长决定的能力。如今,一切其实都只是幻影。他如同回到了吃百家饭,穿百家衣的那个年纪。

你以为你掌握的,其实恰恰就是你最依靠的……

他们可以离开你,你敢抛弃他们吗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